醒于廊间晨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章六,抢亲,醒于廊间晨风,梅花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及至交了未时,这边宴席才算罢,众人吃过一轮茶,又略坐一会子,那头戏班上差了个未留头的小女伶来请,因说色色都预备得齐全,只待开戏。傅老夫人且喜她生得伶俐,便令拿些点心果食与她,又另赏了两串大钱,就请席上堂客入暖阁内听戏。

? ? 另一面儿却仍未散席,既是行了几轮射覆令,又做拇战交杯,羯鼓传梅,如此既不讲究个引经据典,也无是那等生僻艰难的酒令,便是人人都可行得。一时只闻得那头拇战声琅琅,倒颇是热闹。可傅亭鸣是个贪玩惯了的,待堂中泰半官客也随着往暖阁上去,犹觉未尽兴,还叫人取了笔砚花笺来,画上十二生肖,拈成阄儿,拉了席上一干叔伯兄弟来续句,他自家当个令官儿,分派道:“酒面首要这阄上所画动物名,中要旧诗一句,古文一句,时宪书上一句,末要新鲜曲子一句合意。若不能完令者罚一杯,若有那等胡诌乱诌的也同样罚一杯。”如此规矩便尤为繁复了,他兴兴头头说得这许多,一时竟没人作答,他便自个儿先拈出了一个“鼠”行得一令,满座称好,他便拿箸又拈得一个,咳嗽一声清清嗓子,“再下一个是,虎,,该谁来行此令,大兄?”

? ? 傅亭渡却兀自拿了一盅酒饮尽了,摇头叹道:“偏你的令这般没头没脑的,我是不能了,该让子曜来行才是。”

? ? 傅琬琰脚下虽在走,耳朵却一直竖着听着那头动静,听得“子曜”二字心上便不由腾腾地开始乱跳,脚下慢了几步,抬了袖子捂住胸口。

? ? 丫头已打起了帘子,她怔怔立在门口,叫风裹着雪绒簌簌扑到脸上,正听得那头一声轻笑,“寅兽做了玉面狸,何意百炼钢,化为绕指柔,珉之雕雕,不若玉之章章,既合做四二天医,莫辜负了青春年少。”

? ? 她捂着胸口的手霎时一紧,分明听见脑子里嗡的一声儿响,血色轰隆隆直往脸上涌,身子一软,竟跟踩了棉花似的,恍恍荡荡地便往门外跌,叫丫头们慌手慌脚地一把搂住了,才不至于磕在台阶上。?

? ? 这里在乱,里头也在乱。

? ? 满室哄笑声里,傅亭鸣拍了桌子,笑骂道:“好个诌断了肠子的扶子曜,我让你行令,你倒总要来编排我三妹妹,你如今求饶也是无用了,没有别的,你且饮尽了这几杯酒水,我再替我三妹妹好好地打你几个脑凿子。”

? ? 傅琬琰刚被搀起来,犹自晕晕陶陶的,听了这一句忙忙地扭头扯了嗓子急喊一句:“不许!!!”

? 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扶她娘的男艳寝记录

人间小圣乐

抱得美人归

水常清

狂插猛送四小时(繁体)

御女挣钱去修膜

世界意识融合之后(ntr)

北卜

当我穿进了龙马站西游

是阿宁啊

退役队长的性福生活(电竞,1v1)

whisper